Tag Archives: social

费孝通的乡土中国

这本三联的《乡土中国》集合了费师的《皇权与绅权》、《内地的农村》、《乡土重建》和《生育制度》等5篇著作。费从留英攻读博士学位开始,走访了开弦弓村,云南三村等地,深入乡村,积累了许多一手资料,为其以后的研究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如果说何伟的三部曲是从一个外国人的角度来看待当今的中国,那费的研究便是对近代中国乡村的一个有力分析与总结。而这些观点,在如今看来,更是经过了时间沉淀的,让我们中国人自己读来也能豁然开朗的东西。而《乡土中国》和《生育制度》便是费师研究的集大成者。 费的书里干货不少,于是避免了做一个“前代笔记家和当代普通的教科书作家”。《乡土中国》里多为一些分析与总结,如新颖的“差序格局”的说法,用水的波纹来比拟中国社会的可大可小的人际关系。费师说,“私的毛病在中国实在是比愚和病更普遍得多,从上倒下似乎没有不害这毛病的。”又说“中国传统社会里一个人为了自己可以牺牲家,为了家可以牺牲党,为了党可以牺牲国,为了国可以牺牲天下。”这样“私”的中国,说不上是好是坏。 《生育制度》在某种程度上是《乡土中国》的一种延续,其根本都是对在乡村基层所做研究的总结。从最根本的“为什么要生育”这样的问题,到世代继替的原则,渐进地为我们展现中国的生育制度的发展与现状。 当然费师的研究也有其时代的局限性。在关于乡土复员的文章中,提到中国若需发展经济,无外乎几种手段。(一)抢劫,(二)人家赠送,(三)借贷,(四)自己省出来。他认为前面几项都不靠谱,所以只有靠省。不曾想中国的政治资本还是可以的,特别是在毛和邓的手下,苏联老大哥靠不住就投靠美国。如果真的靠省,不知得省到猴年马月,如果要压低人民的生活水平,早就乱了,谁还听你学者的话,慢慢发展,实在是等不急了。 费先生曾说我们国家的国情受不了完全都市化,无法吸收那么多农业人口进都市工作。他大概也没料到改革开放那条路,邓小平能看四小龙升天,费先生却不能?这或许是时代的局限性。费的思路是发展乡村工业,因为电力发展以后不用蒸汽机提供动力,小作坊的生产能力可以得到一定的发展。费或许没想到多年以后小平一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所带来的资源集聚的大趋势。或许费的办法从一定程度上来也行得通,但或许人民政府和人民都等不急了。 费有个观点说中国的农业技术水平发展为何停滞不前?其原因出在农业的季节性要求,在农忙的时候需要极多的人力来收割与播种,但是在农闲的时候又没事可干。在技术尚未发展的时候,农村需要足够的人口来支持农忙时的活计。而人一旦多了出来,就为了所有人都有活干,反过来又阻碍了技术的发展。这里面的逻辑可是有些不合理的地方,或许乡村的问题得放眼全国来看待吧。 这本集子有理有据,朴实温情,干货十足。值得一读。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书香落地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