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前地们

一天傍晚在亚婆井前地附近晃荡,前地里坐着些当地的老人,还有孩子们在骑车打球。我们坐在他们身边,努力但还是可惜地没能听懂他们在说些什么。这边路上隔三岔五会有个让人休憩的地方,走在老城区的一些小路上,让人感觉哪里都能停下来,而不会被大马路的乌烟瘴气所污染。即使有人驶过,也是个懂礼貌、甚至能看得清脸的机车行者。前地就更是居民们的公共社交空间,那里通常会有几棵大榕树垂下来,亮着一盏一家书报亭兼小卖部的灯。

我们说好要去河边新街找吃的,走过一个干净的菜场,一个映着夕阳的游乐场。那个游乐场被铁丝网围着,小朋友和父母们在其中嬉闹。这又是一个不受车辆干扰的公共空间,小孩子们的游乐场。虽然路过的老城区居住条件比较简陋,居住条件改善的步伐或许也赶不上国内有大政府开路来的爽快,但还是得赞叹这里的城市规划和实践水平。这是一个可以用脚来行走的城市,至于住在永利,或者银河一带的大马路和路中间的“绿化”来说,就得另当别论了。

香港则是另一番拥挤的景象,以至于刚坐了船过来,我们就后悔该在澳门待够了直接回去就好。或许除了茶餐厅,在香港不论哪里你都不该停下来。不过这里对在下雨天的出行的人们还比较优待。中环金钟一带的各种连廊,可以让上班族们从一个写字楼飞到另一个写字楼,而后直接钻进地铁站都不用打伞。香港道路两边的骑楼和迎街商铺吹出的空调冷风,让顶着骤雨和烈日出行的人们得到了不少的喘息机会。而弥敦道两边的好多骑楼,更是把沿街的立柱全部减了,方便通行。要不是广告牌的视觉比重太大,一定会让人对这种减柱造的骑楼结构产生一种不安全感。

香港的城市规划似乎围着一个挤字。或许因为家里太挤了,所以在大晚上也会有许多人在街上活动,或许他们更愿意在燥热的天气和大家擦肩而过,也不愿意回家窝进空调房,甚至是间没窗的屋子。而那些通宵达旦的商铺,和深夜在街上徘徊找着食堂的人们,互为因果。

 

Posted in 小事了了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拥挤的民主

去香港的那阵下骤雨,走在街上,两边是减柱造的骑楼,可以挡住一大半雨水。街上遍地开着士多,抬头便是各色夸张的广告牌,贪婪地伸向街心,看来还是大陆的行道树好些,这里看着太乱。还没出神两秒钟,被下一个人撞上,说句“sorry”,再匆匆赶路。我们住在佐敦某大楼的小旅馆里,听说条件能比“重庆大厦”高出许多,至少还有独立的卫浴。乘电梯上7字8楼,四堵白墙,楼道里站着一群女生,爽朗地为我们指出一道小门,入住时老板告诉我们,对面是开舞蹈室的。

大厦底楼挂着各色的牌匾,除了小旅社之外,还有书店,水果摊,茶餐厅,同乡会,甚至还挤着许多某某大律师。每天进出大厦坐上拥挤的电梯,若是碰上个本地的住户,会感觉有些打扰,因为若是让我长期住在这样的环境里是绝对会大大地抱怨的。不过香港人民尚能忍受菲佣们在周末成群结队地围坐在中环到金钟的几乎所有公共场所中,或许他们对我们这些游客也会有些许容忍吧。

在大厦底楼读到公告板上的大厦业主立案法团的议案,各种大小的事务,管的比内地的业主大会要宽上许多。香港政府提倡精简的小政府,所以大楼的管理事务落到业主身上。大楼的民主带来许多说不上好坏的问题,好像室外的广告牌吸引着来往的路人,但是在安全上又令人担心;又比如重庆大厦的安保隐患,拖了很久才补装上了许多摄像头,也依旧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咖喱味。

香港地少人多到令人发指,港岛上一幢幢的高楼,背靠着背,即使是高层楼房也有很多晒不着太阳。在这里很难找到个正经做生意的店铺,沿街的旺铺都早早地被租售出去,好多书店因此蜗居上了二楼。政府虽然在新界那儿开垦了不少新区,也提供了些公营的房屋计划,但一时半刻还是解决不了问题。或许政府的大珠三角战略加以时日会有些效果,但也是后话。

在这个拥挤的城市,香港和从世界各地来的人们生活其中,夹杂着多少无奈,享受着拥挤的民主。

Posted in 小事了了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那些平行世界

在小学写作文的时候,最讲究一个思想主题。如果一整篇小明的故事讲下来不反映个什么东西,老师是不会让我交差的。主题这东西像几十年前的红色小本本,掌握的越多,就越有话语权。那时候天天盼着学雷锋的日子,在那周上下都能搬用,不然就得写些七不规范,八荣八耻,四项基本原则,两个中心云云。伟人故事又是个极好的素材,总理说“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小平同志三起三落,八路军打跑小鬼子。不过关于小平同志的故事,我们只能夸他意志坚定,至于为什么会三起三落,老师不说我们自然也不会知道。

《西游记》是个有趣的故事,不过至今我也没能从里面提炼出什么主题来,这说明我不是个好的笔杆子。我喜欢看大师兄打妖怪,那猴头上天入地变幻无穷极为有趣,旁的什么我也不愿多想。而好的笔杆子,是能总结出些个中心思想来的。

小时候最爱看些打打杀杀的,看《水浒传》感觉西门庆的几集好没趣,放了好久,最后给武二郎一刀毙命。岳飞看得带劲儿,尤其是那些特效打斗场面,枪挑个小梁王。索性“三战一哈”没给我造成太大的影响,要不梦到地道战在被窝里乱钻就不好了。那时候感觉打仗有两个要领,一是要在伦理上占先,像刘皇叔这样的就该打掉曹阿瞒;二是要讲究个农民起义,洪秀全之类就该战无不胜。虽然这些里面少不了主席的意识形态,不过当连环画看还是挺有趣的。

其实被瞒着的那些也都是有趣的故事。当年江在上海处理某潮的时候,慷慨激昂地来了段英语的葛底斯堡演讲,把学生们一下子镇住,回家乖乖学文化。孙国父的筹款是雷声大雨点小,除了亲友的救济,还要靠拉拢黑社会和日本人来支撑。袁世凯做的事其实谁都想做,只不过都是些伪君子,不如袁来的干脆利索。志愿军的名字来自出师有名的传统,其实大部分都是解放军改组而来,还非资源向往支援朝鲜人民。冯自由在书里面大骂保皇党,其实也黑了不少自家的总理。唐德刚的历史读起来泼辣,像是在看综艺节目或台湾时事评论。

之前会有些激愤,感觉非要民主和自由。现在能理解邓上皇的选择,其实没什么神秘,大都是有趣而又可以解释的。

Posted in 小事了了 | Tagged , , | 1 Comment

建筑的弹性

Flexibility therefore represents the set of all unsuitable solutions to a problem. –《建筑学教程》

建筑的弹性有时会纳入建筑师们的考虑范围,因为部分专用建筑的利用率不高,便开始思考在平时能不能也挪作他用。宗教庙堂是经常可以发挥此类作用的,巴厘岛的宗教场所在空闲的时候便可用作学堂。但也不是所有的建筑都能作如此处理,比如一些西方的教堂高大宏伟,庄严肃穆,把孩子们置于其中还是很难想象的。这样一来,便要求建筑有一定的弹性,可以适应不同的需求。

巴厘岛的宗教场所挪作他用或许有其一定的环境因素,建筑生产力相对较低在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而如今在中国大街小巷充斥着千篇一律的民房,大型商场,大而无当的专用建筑,完全无法想象古代中国有着一种弹性建筑的典范——四合院。中国古代建筑以木构及平面扩展为主,而不论你是走进某个官府,大户人家的庭院,佛寺道观,其建筑形式都极其相似。一样的前厅,东西走廊,厢房,几进几出的平面扩展方式。

中国古代建筑的弹性从何而来,想来似乎并不会是因为缺少建筑用地,也不会是因为建筑生产力低下,因为木构建筑在先秦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已经是一种相对稳定的建筑形式了。相较于西方的砖石为主的承重墙结构建筑,其建筑周期更是要短了许多。一个极端的例子就是罗马圣彼得大教堂及其广场施工时间长达一个世纪,而中国帝王的新宫都要在几年或是几年内完工,以便皇帝们在有生之年可以享受起来。

或许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中国人对建筑师这个行当的不重视。自古书生考学,申论,然后上官场,先是学文章,然后学治天下。学问二字只用在那些有利于考学和仕途发展的事情上,而建筑更多的是一种“工匠”技艺,万万配不上一个“师”字。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很早就有“模数化”的建筑范例,《营造法式》之类,以模板来规范建筑形式,降低了对工匠的要求,也提高了建筑质量。一本标准的弹性建筑范本,可用于许多用途的建筑物,如此一来,便有了那些大四合院。

《华夏意匠》中说,“中国人对一切人工物品的设计、对使用的要求都保持很大的灵活性。预计到使用情况有了变化时也可以同样应用”,或许是一种自我安慰的托词。凡不知弹性和专用的解决方案之间总是有平衡的,更多地考虑了灵活性,就意味着在专用性,在针对特殊问题的解决上,不免有些妥协。

Posted in 书香落地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亲切的房子

小学那块地已经被其他单位挂了牌,这对于出生在婴儿潮的我们来说不算稀奇。尽管它已经面目全非,但印象中的它还是很亲切。记得那会儿早晨开校门前,各个班级都会在校门外的空地上整好队,等开了校门便秩序地涌入学校。校门前的空地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地方,它不算是学校,不用守校内的规矩,也不用向老师敬少先队队礼。虽然我们这批小学生在校内没什么压力可言,但是天天也渴望着冲出校园,和伙伴们玩耍。校门前的空地是我们解开红领巾的地方,短暂停留和伙伴切磋武功耍嘴皮子的地方。很难想象如果我们小学校门外就是一条大马路,环境恶劣嘈杂,且不安全,那么不同路的伙伴便失去了更多调皮的机会。

童年时住的房子虽然现在看起来老了一些,居住条件差了点,一梯九户,但是我们家门面对的走廊却是个极好的地方。不像一般老公房的走道朝内,我们家门前的走廊朝东,且晒得了阳光。只要天不是特别冷,我们都会把家里的大门打开,虚掩着一扇铁门,那样既能够有一定的私密性,又可以随时和走廊里路过的邻居交流。妈妈们经常会去走廊上剥毛豆,爸爸们会在走廊上抽烟聊天。阳光这个小小的不同极大地增加了我家门前这条走廊的利用率,每层的这条走道上有三户人家,而这三户往往也是整层楼里关系最密切的一组。

小时候由于是就近入学,且又处在生育高峰的关系,所以那时同学们的家都离学校很近。于是我们在小学时的中午饭是可以回家吃的。同样的双职工家庭的父母为同样处于学龄时期,尚不能自理的孩子们留好了午饭,孩子们步行回家吃上一顿用微波炉热好的午餐,然后再三五成群地回学校继续端坐学堂。放在今天,如果赶上七点多的地铁,你便能看见许多穿着校服的小大人站在你的周围玩手机,学校已不再是步行可达的距离。其实不只是学校,楼下的胭脂店,街角的裁缝铺,居民区边的小商业主们因为大超市、大商场的冲刷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线,而学校也因为生育高峰一过以后的资源整合,加上孩子家长们的起跑线计划,离我们的家越来越远。居民区,商业场所,绿地公园,就算是小资的地方都越来越大,所有这些都被划进了专门的片区,而它们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步行变得不再可能。

小学门前的空地是个柔性边界,连接公有和半私有的场所,给孩子们一个安全放肆的游乐场;家门前的向阳走廊是个可爱半私有场所,邻居们在走道里劈情操;步行上学的路是个惊喜不断的旅程,可以在某处后院里挖到蚯蚓,而在另一家小卖部里买上袋方便面犒劳自己。所有这一切,是我们曾经亲切的房子。

Posted in 小事了了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