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白丝带(Das weiße Band)

导演Michael Haneke把我们带进了一战爆发前 一年,德国北部的一个小村庄中,村子里发生了一系列神秘的暴力事件。按男爵夫人的说法,这个地方的空气中充满了怨恨,嫉妒,冷漠和残忍。Haneke在他 的电影中经常会与我们讨论人类的罪恶或者说是暴力行为的根源,主题都较为沉重。而且如果Haneke之前的每部电影风格都和《趣味游戏》一样,那我觉得这 个怪人可不会顾及自己的电影是不是太闷或者太暴力。所以《白丝带》中老师和Eva的一段比较温暖的爱情故事反倒让人心中起疑,难道这是另外一个隐喻吗? 本片气氛压抑,节奏缓慢,主题沉重,而且整个故事都发生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这些都让人容易联想到Lars Von Trier的颇为先锋的小成本电影《狗镇》。 Hanake在一个访谈中谈到他想在这部电影里展示给观众的是,法西斯主义和恐怖的氛围是怎么在这种“黑色”的教育下萌芽、滋生并且传播的。电影里好像从 来没有父亲的慈爱(除了牧师的小儿子给他送来一只小鸟的时候有点动容),取而代之的是极度严厉的诸如藤条、掌掴之类的管教,父权的不可一世让这些村里的孩 子积淀了许多坏情绪。 表面上看来孩子和女人们才是父权阴影下的牺牲品,实际上那些处于“统治”阶级的父亲们也遭受着一样的事情。医生骑马时被不明来历的铁丝绊倒,摔成重 伤;农夫在承受了亲人离去和丢掉工作两个打击以后选择走上了不归路;牧师心爱的小鸟被自己的女儿极其残忍地杀害;男爵看起来高高在上,也一样因为这种环 境,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留不住自己的女人。这些处于优势地位的男人们滥用霸权,却换回了更加可怖的报复行为,而后他们竟然也不知道这种神秘的力量的来 源,于是只能无奈地选择逃避。 那这一些列暴力事件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先来看一个有趣的现象,电影里那些男人几乎统统没有正经的名字,农夫,医生,牧师,男爵;孩子们却各个有 名,Klara,Martin,Anna,Margarete,Adolf等等。影片的时代背景在1914年前后,等到这些孩子长大成人正好可以成为第三 帝国的中坚力量。村里的孩子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下竟然早已经失去了纯真的欢愉,当他们的心智尚且稚嫩的时候就要面对这个消极的环境。于是他们变形成了一个小 团体,严明的纪律使他们能够抱得更紧;扭曲的世界观和过分排除异己的心理慢慢滋生了变态的暴力行为。于是便有人说这部电影是论纳粹德国的先行篇,而《浪潮》则是新世纪的法西斯。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告密者(The Informant!)

《纽约时报》记者Kurt Eichenwald在2001年把ADM前副总裁Mark E. Whitacre的真实事件改编成了小说《告密者》。09年Steven Soderbergh和编剧Scott Z. Burns合力把这部小说搬上了大银幕,由增肥近三十磅的Matt Damon扮演告密者。于是我发觉Robert Downey Jr.其实没啥资格在金球奖上嘲笑Matt,虽然他也不过是在开玩笑。这位憨态可掬的大叔和我父亲同年,生于1957年的劳动节上。 本片有三个好处:戏虐的音乐,黑色幽默的旁白和一群演员的出色演出。Matt Damon自不必说,随着剧情的推进,不由让我想到了另外两个令人惊艳的角色《猫鼠游戏》中的Leonardo DiC和《一级恐惧》中的Edward Norton, 只不过Matt Damon比那两个看起来要更加纯厚善良一点。导演甚至请来了像Tom Papa,Patton Oswalt,Tom和Dick Smothers兄弟,还有Paul F. Tompkins这样正二八经的喜剧演员。当这些配角合着电影的剧情出现在肥Matt的周围时,一位豆友给出了这样的评论“从下半部开始,每个配角的脸都 是一个囧字”。 旁白是本片的另一大亮点,每当场景跳跃,就会有一大段琐碎有趣的旁白喷薄而出,其实都是Mark的一些挺无聊的想法。唠叨的旁白也同时暗示了 Mark的躁郁症病情,以及他其实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温厚的事实。当你觉得Mark是只不过是有点大舌头的话,Matt便笑了。他就像是一头北极熊,捂住自 己黑色的大鼻子隐藏在白茫茫的冰面上,伺机捕杀。但北极熊为什么知道自己的鼻子是黑色的?难道撒谎是一种本能?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严肃的男人(A Serious Man)

大学物理教师Larry写上了满满一黑板的公式和图标,转身得意地告诉自己的学生,薛定谔的猫就 这么被推出来了。Larry虽然是犹太社区中的一员,但其实他本人并不怎么信仰上帝,上帝有时候只是他情绪低落时的精神寄托。他更钟情于用一黑板的演算来 计算自己的生活,好像一切都能刨根问底。而生活中的偶然,只不过是几百年计算机程序运行下来的一个余数。讽刺的是,薛定谔的猫正是量子力学中阐释世界的不 确定性,以及随机性的著名实验。究竟是必然还是偶然决定了宇宙的命运?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隐变量?上帝又会不会掷骰子? 虽然片中并没有在科恩兄弟以往电影中习以为常的凶杀情节,但他们用自己所擅长的无厘头事件叠加方式运用在了Larry身上,让我们感觉这个男人楚楚 可怜。朝鲜学生诡辩的现金贿赂,自家兄弟夜半歌声的怪异举动,邻居家父子的凶悍表情,升职压力和随之而来的匿名举报信,还有妻子有条不紊的出轨行为,这一 切都给Larry的“一切均可被计算”的信仰上放上了一根稻草。他仍然想不通为什么,他从来都想做一个严肃的男人,但他力不从心,意识到自己的命运开始不 听使唤,于是去请求上帝的帮助。上帝有时闭门不见,有时只能告诉他去“感知”从而享受,或者是宣扬一套连宣扬者自己都搞不清楚的不可知论。而压在 Larry身上的稻草却越来越重。 《严肃的男人》究竟想说什么,其实影片开头处的小故事已经给出了答案。那个老人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第二天一觉醒来,老人是会躺倒在血泊里,亦或是 消失得无影无踪?看来只有等到第二天醒来了才能知道,而此时此刻,那个老人便处于了一个或死或活的随机状态中,或者他们根本就在两个平行的宇宙,那个自大爆炸以来就不断有丝分裂的平行宇宙。这时候夫妻两人应该干些什么,也许他们该躺下好好睡上一觉。“坦然接受你的任何遭遇——拉什”。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在云端(Up in the Air)

一部好电影对于个人的价值不仅是在于其本身质量上乘,其实不论影片的制作技术多么高超,或者故事多么优秀,主题多么讨巧,关键在于它在特殊的时间节 点给予某个个体的触动与关怀。所以不只是现在优秀的3D技术可以让观影者身临其境,与你有缘的电影也同样可以,而这样的电影却可遇而不可求。真的碰见的时 候,你不再会感觉演员们的面前放着一台隐形的摄像机,而Michael Haneke对媒体的嘲讽在此刻也化为乌有。 本片导演Jason Reitman的前两部电影《感谢你抽烟》和《朱诺》曾 经技惊四座,它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智慧和幽默的光芒,前者略显荒诞夸张,后者则更加平实感人。到了《在云端》,导演已帮它褪去了些许幽默的外衣,替代它的 是好莱坞的金牌老帅哥George Clooney他前所未有的细腻表演。Clooney所饰演的Ryan享受着飘忽不定的行走生涯,他喜欢打量行李中的各色领带,到处宣讲他的背包哲学。他 早已为自己打上了成功人士的标签,并时刻准备着炫耀自己的所积累的飞行里程数。他把自己与世界的联系称之为羁绊,却沉溺于与每一个陌生人共处的甜蜜时刻。 而朋友和家人,是他们让你的生命得以延伸。就像Ryan的妹妹妹夫可以通过朋友的帮助让自己的足迹遍布全美,而Ryan或许没有意识到,他所骄傲的只是游走于机场和酒店之间的匆匆倩影罢了。 正好JC说起圈子的事情,我也趁机借鸡生蛋拿来扯扯。袁岳上月有篇对《对社交初人的13点提示》, 我记得《异类》中也有对人脉关系的涉及。他们都会说你需要有一两个导师级的人物,若干同辈好友和几个比你年岁略小的朋友。并时刻注意维护自己的人脉,他们 在特定的时间会对你的成长有所帮助。也许你会对他们在商言商式的世俗有所鄙夷,但无论如何,圈子需要经营这事的确不假。说到我自己,为什么我总盼望着在路 上碰见熟人,却又总也盼不见?有两个原因:第一,我没想到要去走动走动;第二,我没多少朋友。这是可悲的,所以呢,向牧羊男靠拢吧。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About Me

ID: ApolloMSN: apoollo[at]live.comEmail: ze.apollo[at]gmail.comTwitter: @imapolloGR Shares: https://www.google.com/reader/shared/ze.apolloDouban: http://www.douban.com/people/apoollo/Album: http://imapollo.bababian.comLocation: Shanghai, China 1993.9~1998.6就读于闸北区宝昌路小学1998.9~2002.6就读于闸北区古田中学2002.9~2005.6就读于闸北区新中高级中学2005.9~2009.6就读于同济大学软件学院 2008.8至今,供职于一家ERP软件提供商 87年生,属虎。男,祖藉绍兴。个矮,近视,品行端正,不是党员。爱看电影,读闲书,听相声。内向少语,至今单身。 小学时偶得一本刘兰芳评书版的《岳飞传》,啃了一年。初中时读了些战争题材的演义类小说,深中其毒。初中毕业后从《基督山伯爵》开始阅读世界名著,直到高中毕业,然后忘了大半。过去爱看小说,现在渐渐把阅读范围扩展开来。无论如何,倒是庆幸直到今日仍保持着读书的习惯。 大学以前只在电视上候着双休日看电影,大多是比较口水的港片。进入大学以后才开始静心看片,从什么人生必看的50部电影到IMDB250,渐渐有了自己的喜好。喜欢Al的怒吼,De Niro的沉稳和Nicholson的诡异微笑。喜欢侯孝贤的悲悯,Kubrick的疯狂和Quentin的叽叽歪歪。如今每星期看一部电影,以期延长自己的生命。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